<form id="r9t3z"></form>

    <address id="r9t3z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r9t3z"><nobr id="r9t3z"><menuitem id="r9t3z"></menuitem></nobr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打印
                手機閱讀本文
                默認字體字體加大字體減小

                春 哥

                時間:2020-04-27 08:48:48 來源:玉林新聞網-玉林日報 作者:◇龐益慈

                晚上八時,群山陷入黑暗中。大山深處的希望中學里,一間教室的燈光把黑暗捅了個窟窿。一位老師在攝像頭前繪聲繪色地上著網課。校長春哥端坐在教室門口處,椅子旁倚著一根滿是泥跡的拐杖。他全神貫注地看著老師,仿佛自己是一名高三學生。兩位老師,一盞孤燈,一臺電腦,守著這個乍暖還寒的春夜。

                校長李春風,今年四十歲。老師和學生都喜歡叫他“春哥”。春哥讀師范學院時應征入伍,很快就當上了班長。在一次實彈訓練中,為保護一位新兵,失去了一條腿。退役后,他繼續完成學業,畢業后回到家鄉中學當老師。經過多年的努力,去年剛被任命為希望中學的校長。他的口頭禪學生們都模仿得惟妙惟肖了:“讀書,才能走出大山,改變大山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今年新冠病毒肆虐人間,大山里雖未出現一例病例,但也只得停課。后來全國各地陸續開展網課,但在大山里,哪那么容易啊!學生有幾個家里有智能手機?即使有手機,大山的網絡信號也不好。春哥形容大山的網絡簡直像風一樣,忽隱忽現。

                這段時間,春哥每天都叫負責后勤的陳老師開摩托車,載著他穿過一條條蜿蜒的山路,到每一位高三貧困學生家中家訪。今天到了王紅家,他們家最好的通訊工具,是爸爸十幾年前買的老人機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上不了網課,有什么辦法呢?”王紅苦笑著,對春哥攤開雙手。春哥默然了。他和陳老師用自己的手機測試著王紅家附近的網絡信號。王紅的爸爸叫春哥留下吃午飯,春哥只說了句“不必客氣,謝謝!”便與李老師坐上摩托車,繼續往另一個學生家趕去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三天晚上,王紅一家正在苦惱地討論著如何解決網絡學習問題,卻聽到大山傳來斷斷續續的車輪震顫聲。出門一看,一輛摩托車正朝這邊開來,不太明亮的車燈,在重重黑暗中劃出一條光之路。車近了,車燈映照出的,是校長春哥和陳老師!車還沒停穩,他就興奮地大喊:“王紅啊,你將要用上智能手機嘍!”他拄著拐杖下車,開懷地笑著說:“我向昔日的戰友們說了大山孩子在疫情中學習的困境,戰友們一呼百應啊,集體捐款給你和其他十幾位貧困生買智能手機!”王紅一家都高興地感謝春哥。春哥拿出一臺智能手機教王紅用,嘴里不自覺地又冒出了那句口頭禪:“讀書,才能走出大山……”天上的星星微笑著,對大山眨著眼。春哥穩穩地倚著拐杖指點著王紅使用手機,一條空著的褲腿,隨著山風輕盈地舞動著。王紅覺得春哥的身上,真的洋溢著能吹綠萬物的春風呢!

                幾分鐘后,春哥和陳老師又趕往另一個學生家了。王紅望著那輛摩托車的燈在黑暗中不斷向前鋪設著光路,突然想起《我和我的祖國》這部電影中講過的白晝流星。流星劃過,預告著希望的到來。

                王紅每天早早起床,按春哥的建議先早讀一小時,然后背起書包,走到兩三公里外的村支部學習,那里有更好的網絡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同學們,這篇文章……”教室里的課仍在繼續。微風輕拂著春哥早生的華發。山里,不時傳來快活的蟲鳴,蟲兒也不由自主地為這大山的網課伴樂了!

                網課結束了,爸爸到村支部接王紅下課。打著手電筒,行走在山路上,王紅抬起頭,只見皓月當空。今天老師布置了一篇作文,題為《最可愛的人》。聽說月宮里有嫦娥,可愛極了。可她又想,再可愛,怎么比得上春哥校長呢?

                王紅由衷地笑了。這時,風輕輕拂過山間,樹葉“嘩嘩”地響,仿佛一首動人的春歌。

                原標題:春 哥

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李媚

                你可能喜歡看的

                月排行榜

                激情性爱视频全集黄色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万赏网